陶冬:中國的貨幣環境已經轉向

在博鰲論壇上,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表示,貨幣政策在經過多年的量化寬鬆(QE)後,已經到達了這次週期的尾部,這意味著貨幣政策將不再是寬鬆的政策。

2017/04/14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526 期 作者:陶冬

在博鰲論壇上,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表示,貨幣政策在經過多年的量化寬鬆(QE)後,已經到達了這次週期的尾部,這意味著貨幣政策將不再是寬鬆的政策。「無論如何都要看到貨幣政策的限度,要認真去考慮何時、如何離開貨幣寬鬆週期。」 這是周小川在退出寬鬆政策上講得最明白的一次。

本屆政府明年3月屆滿,估計周行長此時的心態和柏南克離任前大講tapering(退出QE)有些相似。周小川講話不到24小時(仍在週末),券商推薦的「後週期股票」已經出籠了。

其實中國人民銀行試圖緩慢退出寬鬆政策、逐步實現貨幣環境正常化的意思早已有之。央行對貨幣政策立場的表述,從「穩健」,到「中性穩健」,再到「真正的中性」,就是向市場表明貨幣政策的寬鬆時代已經接近尾聲,只是市場不解風情,害得行長要親自出來解釋。筆者認為,中國貨幣政策由寬而收的分水嶺,在2016年第四季度已經出現。

惟有控制流動性 才能壓制房地產炒作

政策開始緩慢收緊的第一個原因,是外匯儲備的急跌。外匯占款,從來都是中國貨幣發行的最大源泉,外匯儲備迅速下滑,導致貨幣發行的被動收縮,去年第四季度已見到市場利率的大幅攀升,債市甚至爆發了小危機。

政策收縮的第二個原因,是金融風險的上升。樓價在許多城市暴漲之後,「房子是用來住的」成為新的政策指導,惟有控制流動性才能壓制房地產炒作,防範金融風險。

以保險資金為首的投機熱錢,在二級市場上興風作浪,衝擊實體經濟,惹出「妖精、害人精」言論,惟有控制流動性才能制止資金衝擊甚至危害實體經濟企業。簡言之,繼續放水已經變成政治不正確的政策了,可能觸發系統性風險,並進一步搾乾實業。

於是貨幣政策在第四季度悄然轉變。不過實體經濟復甦力度不足,民營投資積極性闕如,所以人民銀行光做不說,不對象徵意義較大的政策利率下手。銀行的基準利率沒有被調高,只是公開市場利率上揚,同時在扣除季節性因素後,央行通過逆回購緩慢抽緊資金流動性。目前央行調控策略似乎是,一方面推高資金成本,另一方面維持足夠略緊的流動性(當然一月份爆出天量銀行貸款後,央行也做出了適當的反應)。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大立光6000元的煩惱
財訊雙週刊第533期
百大良食
財訊趨勢特刊第69期
熱門文章
搶救永豐金 還是要看何家人臉色

搶救永豐金 還是要看何家人臉色
翻開一部失控的金控傾軋史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永豐超貸三寶案也不是一天完成的。曾是一家積極創新的好公司, 為何不到11年就淪落至此?在何壽川收押禁見後,永豐金的領導層又會有何改變呢?

more
外貿協會-企業高階主管實戰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