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凱龍:網聯平台崛起,中國支付行業大洗牌?(上)

非銀行支付機構網路支付清算平台,俗稱「網聯」平台,在今年3月31日啟動試運行。這個由中國央行指導、中國支付清算協會組織支付機構,按照「共建、共有、共用」原則共同發起籌建的網路支付清算平台,必將深刻改變中國的支付行業格局。

2017/04/25 出處:財訊趨勢特刊 第 0 期 作者:蔡凱龍

非銀行支付機構網路支付清算平台,俗稱「網聯」平台,在今年3月31日啟動試運行。這個由中國央行指導、中國支付清算協會組織支付機構,按照「共建、共有、共用」原則共同發起籌建的網路支付清算平台,必將深刻改變中國的支付行業格局。

網聯的由來:亡羊補牢
網聯,即網路銀聯。相比銀聯是為線下支付,網聯是為線上支付提供了統一、公共的支付清算服務。它的誕生,是支付行業亡羊補牢的結果。

在協力廠商支付出現前,中國的支付體系是以央行為主導,再加上銀行和用戶構成的三級支付體系(如圖1)。不管是行內支付還是跨行支付的交易資訊都是對央行公開和透明的。掌握資金交易資訊,是央行進行反洗錢、貨幣調控和監管的前提。


圖1
然而,協力廠商支付的出現,動搖了監管的根基。如圖2,以支付寶為代表的協力廠商支付,直接採用行業稱之為「反接」的模式,在自己體系內為客戶建立虛擬帳戶,同時直接連到多家銀行,並在每家銀行內創立支付寶帳戶。

舉個例子,在這種模式下,使用者1對應的支付寶虛擬帳戶1,向用戶2的虛擬帳戶2支付100元,這100元不是從用戶1的帳戶直接轉到用戶2,而是先從用戶1轉到支付寶在銀行甲的帳戶,然後支付寶在銀行甲的帳戶再轉到用戶2. 因為通過支付寶的帳戶通常夾雜著大量的交易,因此銀行甲很難確定用戶1和使用者2的這筆交易。

如果跨行交易,那涉及到支付寶的交易對相關銀行來說,都是不公開不透明的。比如用戶1對應的支付寶虛擬帳戶1,向用戶3的虛擬帳戶3支付100元,用戶1先轉給支付寶在銀行甲的帳戶,然後支付寶在銀行乙的帳戶轉給用戶3。

可見支付寶通過自己的虛擬帳戶與每家銀行直連,其實擔當了清算體系的功能。而這些交易對銀行、央行都是不公開不透明的。銀行損失了寶貴的客戶交易資料,無法擁有全面的金融資料進行深入挖掘和分析。央行無法掌握準確的資金流向,給反洗錢、金融監管、貨幣政策調節帶來很大的困難。

協力廠商支付剛剛出現的時候,規模很小,潛在風險可控。可是隨著中國協力廠商支付每年平均50%的高速增長,2016年中國協力廠商支付總交易額為57.9兆(單位:人民幣),今後高速增長勢頭不減,使用場景也有原來的手機互聯網小額支付擴展到線下和非小額交易。潛在的金融風險已經到了亟待解決的地步。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跟著台積電賺不停
財訊雙週刊第538期
養個股兒子 每月加薪22K
財訊趨勢特刊第70期
熱門文章
獨家內幕》柯P告御狀  悠遊卡的2年變2天

獨家內幕》柯P告御狀 悠遊卡的2年變2天
顧立雄的第一個隨堂考 放行記名線上交易

為了線上交易問題,悠遊卡公司和金管會僵持年餘談不攏,還逼得台北市長柯文哲出馬告御狀; 如今事件圓滿落幕,但悠遊卡的挑戰才剛開始,《財訊》獨家掌握關鍵內幕。

more
康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