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凱龍:網聯平台崛起,中國支付行業大洗牌?(下)

網聯平台的誕生是具有中國特色支付體系下的必然產物,它承載了央行對支付行業「安全、公平和效率」的監管原則,也必將深遠影響支付行業的格局。

2017/04/25 出處:財訊趨勢特刊 第 0 期 作者:蔡凱龍

網聯的影響:幾家歡喜幾家愁

網聯平台對支付行業影響深遠。

首先,網聯平台的建立,為央行管理協力廠商支付行業的亂象提供了可能。在原有模式下,協力廠商支付實際上承擔著清算中心的職責,既當裁判又當球員,而且資料不透明不公開,造成很多協力廠商支付企業違規挪用客戶備付金(指支付機構預收其客戶的代付貨幣資金),靠客戶備付金的利息或者投資回報賺取大量利潤。

截至2016年底,全國267家支付機構吸收客戶備付金合計超過5000億元,達到支付機構收入的11%,備付金的回報成為很多協力廠商支付企業的重要收入。央行一直想整頓這種亂象,卻苦於無法有效掌握協力廠商支付交易的資料。央行在今年1月13日下發《關於實施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集中存管有關事項的通知》,明確對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實施集中存管,由央行監管,支付機構不得挪用、佔用客戶備付金,銀行不需支付備付金利息。而該規定正式生效日選在今年的4月17日,因為網聯平台上線後,統一監管備付金才有技術上的可行性。網聯平台的建立,讓央行能高效檢測支付機構的業務,及時遏制違規行為,有望使整體行業更加規範有序。

其次,網聯平台為競爭創造出公平環境。銀行一直苦於無法看到客戶通過協力廠商支付的交易資料而無法全面瞭解客戶,因此也無法通過金融資料分析給客戶提供更多的金融服務。對此銀行早就怨聲載道。央行曾經考慮讓銀聯牽頭,把銀聯現有的線下銀行卡交易清算功能擴展到線上,即承擔網聯的職責。但是協力廠商支付機構以不公平為由強烈反對,原因是銀聯的股東都是銀行,很難保持中立。央行出於公平考慮,同時避免一個清算組織一家獨大,因此組建了網聯,希望網聯和銀聯線上上和線下業務範圍分而治之,促進合作避免直接競爭。因此網聯股東裡,除了央行機構,其他全部由協力廠商支付機構持有,既沒有銀聯,也沒有任何一家銀行入股。

再者,網聯平台將掀起協力廠商支付機構重新洗牌。協力廠商機構的兩巨頭支付寶和財付通,分別佔有整個市場的50%和20%,他們不得不因為網聯平台的建立而放棄清算業務,被迫公開大量的交易資料。資料優勢喪失,銀行直連體系的廢棄,以及和銀行談判地位的下降,加上央行對備付金的管控,這些都必然削弱兩位支付巨頭的寡頭優勢。

然而,兩巨頭明白:對協力廠商支付的監管是大勢所趨,只能順勢而為。因此他們積極配合和歡迎網聯平台的建立,成為網聯的兩大主要股東(分別佔有10%的份額)。對於支付寶和財付通而言,支付只是他們整個互聯網金融體系裡的前段的入口,更重要的是後端的理財、借貸、投資、消費等場景。網聯平台的出現無法撼動兩巨頭堅不可摧的優勢地位。但是對於其他協力廠商支付機構,則是喜憂參半。喜的是,網聯平臺出現節省了每家協力廠商支付機構直連銀行的成本,提高了風險防範能力,也削弱寡頭相對的優勢地位。憂的是:網聯平台的出現讓備付金監管成為現實,許多協力廠商支付機構將喪失重要的收入來源,更加迫切需要回歸支付的本質,增加支付產品和服務的創新。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大立光6000元的煩惱
財訊雙週刊第533期
保單這樣買 別怕活到100歲
財訊趨勢特刊第68期
熱門文章
搶救永豐金 還是要看何家人臉色

搶救永豐金 還是要看何家人臉色
翻開一部失控的金控傾軋史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永豐超貸三寶案也不是一天完成的。曾是一家積極創新的好公司, 為何不到11年就淪落至此?在何壽川收押禁見後,永豐金的領導層又會有何改變呢?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