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大證券

伊爾艾朗:特別提款權的重生?

國際貨幣基金(IMF)在近50年前推出特別提款權(SDR),希望日後能創造出一種全球貨幣。因為國際貨幣體系的穩定性近來再度受關注,有些人正在思考以下問題:改造SDR能否成為重振多邊主義的有效一步?

2017/05/16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528 期 作者:伊爾艾朗

反全球化政治運動興起,貿易保護主義的威脅浮現,已促使一些人思考這個問題:世界經濟若能有一個比較強健的多邊核心,是否能降低有害分裂的風險?畢竟我們不應忘記,當前體制雖備受壓力,但也反映二戰之後,強烈渴望盡可能減少各國奉行「以鄰為壑」政策的風險;這種政策在1930年代損害經濟成長、繁榮發展和全球穩定。

類似考量促使國際貨幣基金(IMF)在近50年前推出特別提款權(SDR),希望日後能創造出一種全球貨幣。因為國際貨幣體系的穩定性近來再度受關注,有些人正在思考以下問題:改造SDR能否成為重振多邊主義的有效一步?

當年促成SDR的因素,包括對經濟學家所稱的「特里芬難題」(Triffin dilemma)的憂慮,也就是擔心若某國的貨幣成為世界準備貨幣,該國是否有能力既滿足全球對流動資金的需求,又維持世人對其貨幣的信心。IMF的會員國希望藉由創造一種由IMF管理的國際貨幣,以一種非國家官方準備資產支撐和強化國際貨幣體系。

SDR的潛力與實際表現有差距

因為法律和實務的因素,加上某些國家在政治上抗拒將經濟治理交給多邊組織SDR,未能達到其創造者相當節制的期望,遑論成為全球準備貨幣,促進全球經濟有利於成長的合作。資訊和市場失靈,以及基本制度和宣傳推廣的不足,也加重困難。結果是SDR的潛力和實際表現差距相當大。

這意味著全球經濟錯失許多機會,尤其是在資產負債管理、應急流動資金供給、赤字國與盈餘國之間的調整方面;全球經濟因此有顯著的潛力未能發揮。SDR若能在國際貨幣體系的核心發揮更強的凝聚力,審慎的貨幣多元化操作應該可以比較容易,各國也將比較不需要採取成本高昂、效率不彰的自保措施,流動資金供給的順週期(pro-cyclical)程度也可以降低。

包容型成長(inclusive growth)多年偏低,全球政策協調不足,反全球化力量趁勢而起,這是否為強化SDR的作用和潛在貢獻創造了空間?認真處理這一問題涉及著眼於SDR應用的生態系統,而其組成貨幣(英鎊、歐元、日圓、美元,以及去年加入的人民幣)或能受惠於一種良性循環。具體而言,SDR的三種作用(官方準備資產、金融活動較廣泛使用的貨幣,以及計價標準)可以確保更充裕的官方流動資金,擴大新資產在全球公私交易中的使用範圍,以及促進它作為計價單位的運用。

Add to Flipboard Magazine.
金融地殼大變動
財訊雙週刊第529期
全台特蒐 讓利降價屋
財訊趨勢特刊第67期
熱門文章
神祕股東入股  台塑越鋼僵局變活局

神祕股東入股 台塑越鋼僵局變活局
王文淵不肯去越南、越南政府不肯發執照

延宕一年未能點火生產的越南河靜鋼廠高爐,在有力人士的溝通下, 最遲將在6月初開始運轉,屆時台塑也將躋身全球鋼鐵大廠名單中。

more
保「老」養老 退休規劃大調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