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世芳:回望28屆金曲獎的一點感想
盡情發揮「本我」 不討好「主流」

這屆金曲獎,報名與入圍件數都破天荒,音樂人在有限資源下, 展現耀眼才情,創作出世界級好音樂,每一張專輯都值得聽許多年。

2017/07/22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533 期 作者:馬世芳

今年是我第6次參與金曲獎評審,也是歷來聽了最多歌曲的一次─這一年首度開放數位發行作品報名,總報名件數是破天荒的15934件。初審過程簡直是無間地獄,16000首歌,大概有15500首都很難聽,卻又不能不聽。但最後提名入圍的作品,的的確確是出類拔萃、萬中取一的精華。

儘管這一屆入圍件數創下歷來提名「增額」最多的紀錄,由於競爭太激烈,遺珠之憾永遠在所難免。一位也當過評審的音樂圈朋友說得好:在他心目中,入圍就已經等於得獎了。最後上台的那位,只是從入圍者當中派一位代表去領獎而已。

中心精神以音樂人為本

第一次當金曲獎評審是2005年,當時我是最年輕的成員之一。那一屆黃立行、陳珊妮拿下國語男女演唱人大獎,林生祥的「生祥與瓦窯坑3」拿下最佳樂團,還被大報記者喻為「黑衛兵」革命,形容這些評審狠心把主流音樂人「抄家放逐」。

12年過去,流行音樂工業翻江倒海,所謂「主流」、「非主流」的界線早就消失,「巨星」時代不再,「大眾」、「小眾」的定義也漸漸被「分眾」取代,這個行業的利潤中心,更是早就從專輯轉移到現場演出和藝人經紀。許多十幾年前的爭議,現在都不再是問題。我也成了年近半百的大叔,在評審之中晉升到「中位數」的年紀了。

這一屆金曲獎,從公布入圍到頒獎典禮,彷彿比前幾屆掀起了更多關注,相關討論的後勁也綿延許久,不像前幾屆往往都只有一兩天的新聞。這首先要肯定典禮籌辦非常成功:黃子佼的主持可圈可點,做足功課,兼有臨場的機智,穩健而不失機鋒,放眼台灣演藝圈,不作第二人想。陳鎮川帶領的企畫執行團隊,確實做到了「以音樂人為本」,讓典禮現場的中心精神始終是榮耀流行音樂行業,彰顯幕前幕後從業人的才華和尊嚴,而非前些年頒獎禮充滿「電視人」思維的綜藝取向,把典禮搞得四不像。陳鎮川這幾年為台灣頒獎禮現場企畫樹立的高度,歷史會記得的。

頒獎當天早上到文化部參與決審會議,下午投完最後一輪票,傍晚到小巨蛋觀禮,等到年度專輯大獎頒完,已近午夜。身體疲倦得透支,心情卻很飽滿。評審席上,我和青年編曲家王希文並肩而坐,不約而同在紀露霞領獎、陶晶瑩和阿妹向張雨生致敬、盧凱彤感謝太太的段落感動拭淚。典禮結束,他大舒一口氣說:「做音樂真好!」那一刻,我好感動。

賺不停 缺貨大商機
財訊雙週刊第542期
青春轉個彎 日本打工365天冒險日記
財訊趨勢特刊第72期
熱門文章
謝金河:這樣也可以造謠,太誇張了吧!

謝金河:這樣也可以造謠,太誇張了吧!

網路上把我拍的宋主席在宴請台商晚宴尾聲吃河粉,說他一個人獨食,一個人吃一桌,極盡嘲諷之能事,本來我想這很無聊,懶得理會,後來很多人問到此事,只好把當天始末再說一次。

more
年終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