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世芳:我會記得他的笑容
送行翁嘉銘

翁嘉銘嘗試用文化人的視野寫流行音樂,正好回應了社會的需求,也讓許多做音樂的人感受到:原來自己做的事情是值得認真論述的。

2017/12/03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543 期 作者:馬世芳

翁嘉銘,筆名瘦菊子,朋友喚他翁翁,認識他的人大抵一半是讀他的棒球評論,另一半讀他的中文流行樂評。11月初,他在學校課堂心肌梗塞,昏迷入院。臥床插管3週有餘,26日凌晨辭世,得年55歲。

許多朋友和他一起熬過夜喝過酒,我沒有。許多朋友曾和他剖心深談,我也沒有。認識翁嘉銘20幾年了,竟然從來沒有一起喝過酒,總覺得還不夠資格自稱「他的朋友」。不過每次遇見,他總是露出招牌的溫厚的微笑,跳過客套話場面話,逕自認認真真說起他最近在想的一個什麼事情,或者問問我對他打算寫的某個題目看法。這樣子,我應該仍然可以算是他的朋友吧!

在他昏迷的這段時間,我曾偷偷想:萬一,他就這樣一直睡下去,只能靠儀器維持性命,會是他要的人生終局嗎?大概不是吧。我想,很多朋友聽到他辭世的消息,腦中大概都會浮現這麼一幅畫面:告別病苦的翁嘉銘,終於可以扔掉那副枴杖,在另一個世界做他一輩子都在嚮往的事:盡情在球場奔跑,盡情在演唱會現場跳舞…。

我記憶裡的翁嘉銘

翁嘉銘是小兒痲痺患者,長年拄著枴杖。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是去年年底的「簡單生活節」。中國搖滾歌手張楚初次來台表演,唱罷,我和翁嘉銘一塊兒摸黑踩過高高低低的草皮,鑽到後台找他聊天。

張楚自然不記得20年前一面之緣的我,卻和翁嘉銘很開心地聊起北京舊事。他曾在90年代初和北京搖滾圈那些傳奇音樂人混過一段時間,見證了那個集體能量爆噴的黃金時代。我在旁邊聽,倒也高興。離開時,仍是踩著高高低低的草皮,我和另外1位朋友一左一右陪著他,冷不防枴杖一滑,還是摔了一下。我們趕緊把他攙起來,他嘴裡說沒事,表情卻有幾分狼狽。我到現在還在後悔那天沒能扶好他。

翁嘉銘一直都窮,有一段時間收入全靠零星稿費、演講費,往往月入不足萬元。朋友擔心他營養不良,輪流約他吃飯,也讓獨居的他有機會多多出門走動。他身體一直不好,前幾年生過一場幾乎送命的大病,醫囑嚴令禁酒,但我知道他常常偷喝,講起來還一臉頑皮的笑。後來他摔跤跌斷了腿,變得更不方便出門了。

歡迎加入《財訊雙週刊LINE@好友》,每天接收最新財經資訊!(ID:@yqf9549h)

台達電鄭平  鐵血接班
財訊雙週刊第546期
散戶變大戶16道練習題
財訊趨勢特刊第74期
熱門文章
解讀世界經濟脈動  掌握財富傳承規劃新契機

解讀世界經濟脈動 掌握財富傳承規劃新契機
洞悉先機 智慧傳承

為讓投資人掌握新春理財規劃契機,台新銀行與財訊雙週刊合作舉辦講座,特別邀請財經專家阮慕驊、安侯建業稅務投資部楊華妃協理,以及台新銀行信託產品部陳欣珮協理,以「掌握新式財富傳承觀念」為題,於新竹國賓大飯店舉辦講座,與台下逾百名來賓分享財富傳承趨勢。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