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爾辛基概念展 傳遞芬蘭新式教育專業與設計思維

著眼於芬蘭式教育系統一向受到全世界推崇,擁有傳奇世界設計之都美名的赫爾辛基,將透過「New School Helsinki」概念展,以結合VR體驗及互動式展演的方式,向全球傳遞新式教育專業與設計思維結合的優勢,並搭配10月14日舉辦的周邊活動,與社會大眾一起探討芬蘭式教育的創新和未來,積極推升其於教育領域的國際知名度。而赫爾辛基開全球之先例任命的設計長Anne Stenros女士,也將偕同市長Jussi Pajunen遠道而來,與大家分享將設計思維結合公共政策、驅動城市發展的理念與經驗。 

設計結合數位學習新課綱 打造New School Helsinki 概念

2016台北世界設計之都的眾多展出活動之一是適應性城市展,赫爾辛基以2012世界設計之都主辦城市的分身參加,展出的「New School Helsinki」概念展,主要傳遞的是芬蘭新式教育專業與設計思維結合的教育理念。這個理念,透過一個實際存在於芬蘭克拉薩塔瑪(Kalasatama)重劃區的智慧新校園,做了完美的演繹。在那裏,可以看到設計師用嶄新且富創意的觀點,重新檢視傳統教育體制面臨的種種問題,進而設計出一系列包括數位化學習、永續智慧建築、強調適應性的空間設計及室內空氣淨化機能的整體解決方案。 

更重要的是,芬蘭於2014年國家新課綱中提倡的數位化學習,已經從根本上改變了學習者和教師的傳統角色。赫爾辛基提倡的新學習過程,關鍵是藉由資訊與通訊科技的幫助,讓學童通過搜尋及處理資訊、進而解決問題的過程去學習。在赫爾辛基,數位工具被運用在增強以思考為學習核心的認知過程。校方期待,透過互動學習與親身體驗,讓兒童領會將設計思維融入生活所帶來的好處,進而自然而然的學會如何發揮創意去解決問題。讓設計思維從小向下紮根,使人人都擁有改善生活與解決問題的能力。

2012年,赫爾辛基市以「開放的赫爾辛基—把設計嵌入生活」為主題舉辦世界設計之都活動,目的在推廣設計的應用並為其找到新價值。設計在當時被成功導入公共部門和商業界等新領域,現在的New School Helsinki則延續了這一項傳統。「在芬蘭,設計師一直致力於滿足普通公民在日常生活中的需求。現今社會,除了特定功能性的目標外,全世界對問題都都需求更好的解決方案。我相信,設計為城市尋求以人為核心的未來,帶來了重要的競爭優勢。 赫爾辛基希望成為為更美好的世界而努力的人和公司心目中最具吸引力的城市。 這一切就從為我們的孩子設計一個好的生活開始」,赫爾辛基市長Jussi Pajunen說。 

傳奇世界設計之都再創新 全球第一個擁有設計長的城市

今年九月,赫爾辛基首任設計長Anne Stenros宣誓就職,使之成為全球第一個擁有設計長(Chief Design Officer, CDO)的城市。CDO的目標在於必須在使用者優先的前提下,提供市政團隊具有遠見且創新的思維。Anne Stenros女士表示:「市民創造城市,城市是公民創新未來的平台。我自詡為公民的擁護者。我們經常性地讓人們參與日常環境的規劃與決策,就是在鼓勵他們投入未來的城市改革中。」因此,CDO的任務在使參與者的參與及公民經驗成為所有活動的一部分。CDO有三個角色:管理赫爾辛基內部的實驗活動、透過設計為城市打造品牌以及參與城市的重新設計,為未來提供有遠見的洞察力。 

「赫爾辛基是最先進的,因為這是世界上第一個CDO職位之一。 我認為這是赫爾辛基對國際設計界的重要聲明。城市是經濟和政治的動能來源,世界上有一半以上人口居住在城市中,預估到2030年更將高達70%。 在未來的城市環境中,生活質量將由我們自己決定。」Stenros女士說。 

2016臺北世界設計之都-國際設計大展將在10/13-10/30期間於松山文創園區舉辦。透過「New School Helsinki」概念展,參觀者將可以VR虛擬實境方式,體驗芬蘭克拉薩塔瑪(Kalasatama)重劃區的智慧新校園。知名設計師夫婦Klaus及Elina Aalto設計的互動式展演空間,讓參觀者能動手參與學校的建造,親身感受透過設計思維改變環境、解決問題的過程。除此之外,赫爾辛基設計長Anne Stenros與市長Jussi Pajunen將共同出席10月15日假台北舉行的「設計政策座談會」;「赫爾辛基設計週」的規劃總監柯曼瑞(Mr Kari Korkman)也將代表赫爾辛基,與自全球的設計週總監一同出席「台北國際設計週論壇」。 

更多資訊:赫爾辛基新學校相關影片:

大立光6000元的煩惱
財訊雙週刊第533期
百大良食
財訊趨勢特刊第69期
熱門文章
搶救永豐金 還是要看何家人臉色

搶救永豐金 還是要看何家人臉色
翻開一部失控的金控傾軋史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永豐超貸三寶案也不是一天完成的。曾是一家積極創新的好公司, 為何不到11年就淪落至此?在何壽川收押禁見後,永豐金的領導層又會有何改變呢?

more
TOP